Feeds:
文章
迴響

Archive for the ‘三言兩語’ Category

天使

前幾天竟然收到了 J 透過 Facebook 發來的問候,本以為我們真的會形如參商,但世事往往出人意表的。

翻看舊文,上一次提到她,已經是07年的事了,說真的,我真的把她 “戒" 掉了。我不說 “忘" 而說 “戒",因為我想 J 之於我是無法抹去的記憶,只是我早不再自扰而己。

端六又至,早於日前送上祝福,在此也就無用多言了吧。

無論是 J 還是 C,在那萌動春心的時節,她們的美麗都留在 Libra 那愛美的心裡。如天使一般,須得找到合適的距離與角度,從此她們就成了永恒。

廣告

Read Full Post »

送別

N是大學時期的好友,難得到香港拓展訓練,最後一天,我買了張船票到香港與她送別。多年不見,彼此的經歷都多了,但相處的感覺一點沒有改變。唯一的改變,只是她無名指上多了一束光環而已。

言談間得知她的工作很累,工作不算太開心。是的,做 Investment Bank 工作的人們,有誰是不用 OT 的呢? 在銅鑼灣匆匆數語,我們又要分道揚鑣去也。臨別時,她要我們不要太過有生離死別的感覺。其實她不說猶自可,說了,反而卻觸動了我的心弦。一種莫可名狀的無奈湧到心頭,為了控制自已的情緒,我還是回過頭,徑向地鐡站走去。

正是:
一晝匆匆會遠朋
故園夢好昨而今
桃潭千尺應猶在
我作汪倫表寸心

我現在的狀況很糟糕,身體好像出了些問題,而我的家已經家不成家了。除了睡覺與吃飯,我的所謂家,已經對我毫無意義。有時候,我還得逃到師父家去休息。老媽總喜歡當她娘家的救世主,而代價就是把自已的所謂家搞個七零八落。

我現在根本毫無辦法,我對她娘家的人無比的反感。我只求快點攢夠錢,我要離開這個「家」。振作點,很快會雨過天青的,是也不是?

Read Full Post »

緣份的天空

如果說相識是一種緣份,那麼相知便可以看作是一種福份。我的直覺告訴我,我之於Z,就如天空裡的一片雲,只能偶爾投影在她的波心,緣份往往就是一種宿命。

「君子有三戒:少之時,血氣未定,戒之在色;…」,論語裡夫子的話,我越發深刻的理解了。

偶然間發現了山口百惠的告別演唱,都快是三十年前的事了。一個傳奇、一個經典、一個仙女,以她遼繞的歌聲,穿越時空,把我深深感動。我深知道,但凡經典,時光之於她,實如無物,而在人心之中,歷久不衰。

好一個急流勇退的奇女子,好一個一見傾心的人。這也算是半份「相知」了。

Read Full Post »

遇上 Gemini

沒有比遇上 Gemini 更值得興奮的事了,當 Libra 遇上 Gemini,就如秦觀所言:「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」。

奇情的約會,滔滔不絕的晚上,安琪兒在微笑,眼角眉梢,都是 Aphrodite 的美麗。

Libra 生命裡第二個 Gemini,正式登場。

Read Full Post »

台灣朋友

這個周末收穫甚豐,因為在營地街市結識了一位來自台灣桃源的朋友。他剛下飛機到街市用餐,正好坐在我對面,向我問路。話一投機,我們便熱烈地談論起來。天秤座的魅力真的無法抗拒,數語之後,我們便交換了聯繫方式。隨後,他給我來電郵,說已經離開澳門,並熱情邀請我到台灣去。

上一次到台灣,已然是十年前的事了。那個記憶猶新的暑假,我收獲了許多友情,也品嚐了「求不得」的愁苦。那些當年的朋友,現在應該散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去了。但我想,IMO的精神是永存的:我們 Learn hard, 亦 Play hard。在IMO的世界裡,「玩」得盡興、「玩」得開心、「玩」得夠激,是一群十來歲精靈的追求。值得一再回味、回味。

完了手上的東西,希望可以到「垦丁」去,去休息一下。那地方,能看到太平洋,能看到太平洋的日出與日落。台灣與海,注定使我夢犖魂繞。

想到台灣,不禁想起眠。可能台灣之於她,意義殊非一般。想起曾子墨在自傳里的一句話:「… 那個曽經在自己生命裡如此特殊的人,為甚麼分開後就非要弄得 ‘老死不相往來’ ? …」。話雖有理,但事在人為。

雖然眠在那段關係中的表現,着實強差人意,但怨懟過後,我早就放開。我確信天意的安排必有深意,來得快,去得快──這刻她之於我,只如一個符號,一個三心兩意的符號,一個以自我為中心充分展示《性惡論》的符號,是故,一切與之相接觸的意欲,隨着時間的推移,變得似有還無了。

Read Full Post »

自勉

  1. 如果沒有困難,生命會變得索然無味;
  2. 不要讓自己不能為之事,使能為之事不能為之;
  3. 珍惜分秒;
  4. 雖不能斷言成功,但可斷言努力過,活着並不尋常。

Read Full Post »

紛。婚。分

有位同學加好友對我說:她將要和丈夫離婚了。我沒有問原因,因為相愛是兩個人的事;而分開,一個人就足夠。我開始有點懷疑婚姻,以至於男女關係。其實,它們就似是煙花,一點保障也沒有。

而且我還總結出一個事實:兩個人的心靈距離與肉體的距離成反比。若想「形而上」無限接近,定必然「形而下」無限遠。我終於有點明白為甚麼玲兒常說:因為我對她很重要,所以我和她要遠離。有些人,注定在生命裡扮演着刻骨銘心的角色;而有些人,卻注定只是過眼雲煙。無常,當是人生之本質。

因為無常,我們更應豁達。豁達地面對每一天的悲和喜,才不失分寸。除死無大事,凡事都想想:真的那麼嚴重嗎?問題或許就迎刃而解了。

Read Full Post »

Older Posts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