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s:
文章
迴響

向最可愛的人致敬

一度以為失去了寫詩的靈感,幸好現在又回來了。5.12大地震發生時,我正在寫《TAOCP樂》。這幾天看着新聞裡災區的一切,內心百感交集。賦律一闕,以抒胸臆,並向那些最可愛的人們致敬。

《向最可愛的人致敬》

山川逢巨變
四野遍哀鴻
將士皆用命
義民抗蜀中
岷山千里雪
難阻赤心紅
總理沖冠怒
依稀禹舜風

TAOCP 樂

在佛誔寫下這篇 Blog,都算得上是個經典時刻了。在經典的時刻,抱着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」的精神,向大家分享一個經典──《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》, TAOCP。

早在念大學的時候,我就聽聞 Prof. Knuth 的盛名。到了畢業時,才偶然發現書店裡放着他的史詩式鉅著《TAOCP》。為免滄海遺珠之憾,於是我把這套書帶回澳門。或許是我沒有足夠的勇氣與耐心,或許是命運的使然:每次匆匆翻開書本,猶覺其中氣度恢宏,延綿不絶,所論述之問題,非一時能參悟;心灰之下,又匆匆掩卷。久而久之,就放棄了閱讀的念頭。隨着台案上灰塵日積,在內心深處,總有一絲不甘心和一點點慚愧。

近來某日,閒來無事,又打開第一卷察看。抱着一個想法:反正晚上無事可做,不妨看看到底 Knuth 在書中說了些甚麼,為何這本書能傾倒眾生。於是,我就一字一句從頭讀起:遇到熟悉的概念,我着意於 Knuth 的舖陳手法;遇到默生的數學式子,我就用心去推敲它的來龍去脉;實在看不懂的,就先擱在一旁。如是者,我每晚用筆尖來思考,在睡前的一小段時間裡,隨着 Knuth 在 Computer Science 的領域裡游離於赤水兩岸、翻過大雪山、涉過大草原、飛越大渡河。不知不覺間,我發覺自已不能釋卷了。

《TAOCP》 是一位天才科學家畢生的心血所在,要摒除一切急功近利之心,用心去閱讀,才能獲得最大的樂趣。

現在《TAOCP》的第4卷才剛進入到收官階段,依照 Knuth 的藍圖,尚有 5~7 卷沒有面世。而今 Knuth 已介古稀之年,我衷心希望上帝給眾生以最大的仁慈:讓那7卷史詩得以完整面世,與天樞、天璇、天璣、天權、玉衡、開陽和遙光七星遙相呼應,照亮着人類文明璀璨的夜空。

偶遇

上帝總會安排我與她那在個特定的地點偶遇,十數年前如是,三年前如是,今天如是。緣,總是那麼的玄。

看着她左手無名指上的光環、身邊活潑可愛的女兒,心裡十分平靜。談笑間說起當年:是的,我沒有足夠勇氣,就讓它默默流過吧。當時,渾不知情是何物,若在一起,就換不來今天的輕鬆自在。

那個不顯眼的街角,是交點,是偶遇的驛站,那裡輕泛着生命裡柔柔的漣漪。熟悉的感覺,似酒般香醇。那兩個在遙遠的星河裡比鄰的 Virgo 和 Libra,在那金色的九月,正互放着光亮。

偶遇的感覺輕輕,似蜻蜓點水,又如心湖上掠過微風。明天,咱倆又再天各一方。而那街角,依舊──人來人往……

2008年

今年,要玩舖勁!

平安夜

今夜月華流射,F若夢,相談甚歡,O與D找到了最合適的距離。

謝「主」隆恩。

陽光

又是一個睡不安穩的晚上。一早醒來,頂戴着漫天和煦的陽光,到「合記」去也。

一路上,走的還是往常的路,今天的陽光分外溫柔,溫柔如她的笑靨。極目天際,仿佛看到她在盈盈一笑:秋水一般的眼眸,紅若桃花的人。遠在那雲端,遠在那萬重山後,縱是相逢,當是不再認識,不能言語了。

聽風的歌,清水的溫柔,香山紅葉的心,比女人更女人的男人,一個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男人。執着、得不到。如果,無緣再會是世上最凄美的童話,那麼擦肩而過就是世上最深藍的美麗。海洋之心、北大西洋上空的汽笛聲,哽咽在風聲中,淚痕漸干……

靈犀

就是那一點靈犀
化作了那一絲情愫
心裡的靈性
在互放着清晨的光亮

秋風輕撫天池
雲霧縈繞雪山
就在那日月交輝的一瞬
我倆相逢
相濡在江南煙雨的水巷之間